卡吉拉生活影視網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新聞挖挖哇
查看: 283|回復: 0

中國大視界 北魏皇帝南巡碑

[複製鏈接]

9177

主題

9177

帖子

2萬

積分

管理員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積分
29365
發表於 2017-1-8 10:41:43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北魏太武帝東巡碑,雖早見稱於文獻,學界直到1935年才得見拓本,現在原碑已毀,遂成絕響。今參考近人多種錄文,依據北圖藏拓,重新錄文,為學界提供一個較好的東巡碑讀本,並對碑文所涉及的若干人物及北魏禦射碑問題,進行初步的研究。北魏太武帝東巡碑,碑額原題《皇帝東巡之碑》,酈道元《水經註》卷十一滱水注徐水條稱此碑作《禦射碑》,蓋北魏定州地方官為紀念太武帝拓跋燾結束東巡、回歸平城時於路演示神射而立,故碑名可兩存之。 史籍最早提到北魏太武帝東巡碑,是酈道元《水經註》。酈書之後,宋代樂史《太平寰宇記》卷六七易州滿城縣條,也曾提及此碑,稱引的內容有溢出酈書者。此後東巡碑湮沒無聞將近千年,直到1935年,由徐森玉(鴻寶)先生在河北易縣覓得原碑,把20份拓本帶回北平,次年傅增湘、周肇祥也前往摹拓,東巡碑才重新現身,為藝林所重。羅振玉、壽鵬飛、傅振倫等,都曾先後據拓錄文。但是拓本都僅拓碑陽文字,不及碑陰,而酈道元稱“碑陰皆列樹碑官名”,文字之繁多,當逾於碑陽。可能當時石碑已風化嚴重,碑陰文字漫漶難識,無法拓取。 東巡碑立於今易縣南管頭之南畫貓村漕河(古徐水)西岸。 2002年3月,我和同事李新峰先生及研究生林鵠、王抒同學,曾結伴前往其地,得知此碑已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從南畫貓移至南管頭,下落不明。近年林鵬先生曾託人在南管頭一帶尋訪古碑下落,終於發現了該碑的殘片若干塊,證實此碑已經破碎。 弄清東巡碑的位置,對於研究北魏時期代北與河北平原的交通路線很有幫助。如果碑陰題名俱在,史料價值就會更大。現存東巡碑碑陽拓本文字不完,各家錄文亦頗有參差。今據北圖藏拓,參考前人錄文,重錄東巡碑碑文並略事考訂於後。北魏太武帝太延元年(435)十一月,太武帝東巡冀、定,十二月取五回道返回平城,經定州中山郡,進入徐水河谷。徐水出太行山與平原接界的地方,山岩險峭,景觀奇麗。對於在平原地區行軍一個多月的拓跋君臣來說,眼前景觀的明顯變化,一定使他們的心情受到特別的刺激。這種情況下,就發生了太武帝的即興演示射術。據東巡碑,太武帝在今南畫貓村徐水東岸雄壯絕險的貓兒岩下演示射術後,隨從的善射將士數百人,也紛紛仿效,可是他們沒有一個人能夠達到太武帝那樣的高度,他們的箭都沒有射到貓兒岩以上,“或至峰旁,或及岩側”。碑文特地列舉了六個人作為代表,大概他們都是以射術見長的。這六個人中,除了“積射將軍曲陽”難以考索之外,都見於史傳。下面分別考述之。 武衛將軍昌黎公丘眷《魏書》卷四上《世祖紀上》神jia三年(430)十一月太武帝親征赫連定,“詔武衛將軍丘眷擊之,定眾大潰,死者萬餘人”。卷九五《鐵弗劉虎傳》,也提到“詔武衛將軍丘眷擊之,眾潰”。 《魏書》這兩處丘眷,顯然與東巡碑提到的“武衛將軍昌黎公丘眷”是同一個人。但是,丘眷的姓氏、家世還是很不明確。據《魏書》卷四上《世祖紀上》,延和元年(432)七月,太武帝發動征伐北燕的戰爭,“八月甲戍,文通使數万人出城挑戰,昌黎公元丘與河間公元齊擊破之,死者萬餘人”。此時去太武帝東巡只有三年多時間,封爵的變化相當有限,東巡碑提到的“昌黎公丘眷”,應當就是這個“昌黎公元丘”。可見丘眷為拓跋宗室。孝文帝姓氏改革後,宗室改姓元,多音節的鮮卑語本名要簡化成單音節的漢名,丘眷這個鮮卑語本名,提取其比較雅的一個音節為名。因此,丘眷就成了元丘。同一個人,《魏書》或作丘眷,或作元丘,反映了孝文改革後史臣記錄從前史事時未能統一體例,殘留著一些代人姓、名的舊貌。東巡碑的碑文,也證實元丘本來作丘眷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連絡我們|手機版|小黑屋|Privacy|卡吉拉生活影視網

GMT+8, 2017-6-24 21:59 , Processed in 0.081264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